那通电话大家都期盼,大家都畏惧,终于在凌晨2点钟响起来了。“我们为布罗迪找到一颗心脏了”,电话另一边的声音说到。每个人都期待这通电话,因为12岁的布罗迪已经在心脏移植的名单待上好些日子了。长久下去,他的状况将会恶化至他无法接受心脏移植的地步。若这件事发生的话,他将会从名单中被除去,而最后的希望也会一同被除去。但是今天,布罗迪与他的家人将会接受一份无比的礼物-一颗新心,一个新生命的礼物。
圣经告诉我们,我们所处的状态比布罗迪的还更绝望,因为这关乎不止现今的生命。我们都赚得了永远的死,“ 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马书6:23)而“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当我们了解罗马书3:23的希腊原文时,我们才发现自己的状况有多迫切。翻译成“亏缺”的希腊字指明一个持续的动作-我们继续不断的亏缺。罪不止是我们过去的行为,也是我们存在的一个持续状态。
生活好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说服自己情况并非如此,我们确实是个好人-虽不完美,但也不至于穷凶极恶的。可是当邻居得到我们所期盼的升职、或是加薪或买新车时,我们心中油然激起羡慕,甚至嫉妒的心理。又或者我们看见艳丽的模特儿或演员,情欲、色欲就很自然的涌现。又或者开车时有人超车,我们会惊讶于内心 自然所发出的一股怒气。我们越诚实检验自己的生命,越可以发现这是真实的。
一位在牛津大学担任教授职位的年轻无神论者如此描述这经历,“我第一次带着严肃,实际的目的检验自己。我所发现的令我惊叹;被情欲充满,被野心侵蚀,被恐惧占据,与许多被抚弄的仇恨。我的名字称为‘群’。”(路易斯《痛苦的奥秘》)人们说,所有的罪,都是从我们罪恶的心发出。“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路加福音6:45)。实在的,我们罪恶的心向我们隐藏自己真实的恶行。因为“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利米书17:9)。
所以我们发现,就像布罗迪一样,我们的心是问题的来源。我们并不会变得更好。没有方法或治疗能够帮助我们。我们残缺的心一定要接受移植,否则我们将会死。布罗迪必须在名单上等待。没有任何数目的金钱能够购买他所需要的。若没有人给他一颗心,他就会死。
我们的情况也是一样的,但是圣经对在这迫切绝望情况下的我们有着美好的消息。圣经告诉我们有这样的一份礼物;“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以西结书36:26)。
更好的是,不需要等待的名单,这替代的心马上就有,而当它代替我们的心后,我们不但能继续存活,还能享受不同品质的生命。
每个人都畏惧那通电话,因为这手术涉及了严重的风险。在健康的心能移植前,他自己的心需要被移除。手术一旦开始,就不能回头了。脑海里充满着这些思绪,比尔与吉尔在深夜里的黑暗准备自己与布罗迪上医院的路途。到了那里,他们看见儿子躺在病床被推走。
我们,同样的,也必须先经历一种死亡。就像布罗迪必须容许医生先移除自己的心脏才能移植。我们必须认知我们需要的不只是这里补一点、那里补一点,不只是需要小小的修正或更改-我们需要极端的手术。别无选择。
这令人惊悚的风险提供布罗迪以及他的父母一个畏惧那通通知心脏已找到的电话的理由。虽然父母庆幸儿子有机会得到更好的生命,但是有个更沉重的事实侵入。他们认知这给他们新希望的事件,也同时毁了另一户家庭的希望。布罗迪生命的机会有着别人死亡的代价。
我们有着属灵心脏移植的机会,从罪恶得拯救, 此时此刻有着更好的生命,以及未来的永生,都有着生命的代价。“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8)。注意,上帝并非在“我们配得时”为我们死,也不是“ 当我们完全守上帝律法时”,甚至不是“当我们发现自己的需要时”,而是当“我们还作罪人时”。布罗迪的心脏若不移植,就只会越来越糟。他迫切的需要使他成为合格人选。他需要依靠某人,某处,送给他这健康的心脏。没有心脏能够购买,就算能,他和他的家庭也负担不起。再次,救恩也是一样“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马书6:23)。所以就在那警告我们,我们配得死亡的章节,也宣布这救药是份礼物。这份全世界中最大,最珍贵的礼物。我们不需要在名单上等待。我们此时此刻就能得到,只需要请求。我们看见那步骤。只需要认知你的需要,承认你需要这新的心,并且请求上帝给你。没有魔术,没有咒语。只需祈求。布罗迪成功的经历移植手术。他不止有颗新的心,也有新的生命。但是他需要学习如何活出那新的生命。当我们接收这新的心时,我们也需要学习如何活出新的生命。上帝提供给我们教会,一群接收新的心的社群,来帮助我们 能够学习活出新的生命。你能够上www.glowonline.org搜索寻找新的心与寻找教会的帮忙。享受这礼物吧!*故事中的名字都已经过修改。

A-Gift-for-You-Cover-Chinese-260x398